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56712.com >

范冰冰扇动影视税收整改“飓风” 东阳公布2018纳税大户 张艺兴工

  原标题:范冰冰扇动影视税收整改“飓风” 东阳公布2018纳税大户 张艺兴工作室纳税1913万元居明星首位

  2月12日,浙江东阳市人民政府公开的一份企业纳税名单,将众多明星工作室纳税的细节公布得明明白白,张艺兴工作室、杨幂工作室、景甜工作室等都榜上有名。

  去年范冰冰“阴阳合同”事件爆发,让整个影视业经历了一场大整改,国家税务总局下发通知开展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工作。今年1月,新华社报道,截至2018年底,影视行业纳税人自查申报税款117.47亿元,已入库115.53亿元。

  那么纳税的多少和明星个人的收入多少有怎样的关系?资本和优惠政策撤离后,影视期的阵痛还将持续多久?

  2018年10月,国家税务总局下发通知,部署开展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工作。明星的税收多少也逐渐披露在公众面前。

  2019年2月12日,东阳市委市政府官方微信平台发布了东阳市2018年度纳税大户企业名单,对“纳税十强企业”“纳税超五千万元企业”“纳税超千万元企业”“纳税超五百万元企业”等分别予以通报。当日晚上,微博话题开始发酵。

  据了解,东阳市是明星艺人工作室扎堆之地,隶属于浙江省金华市。根据东阳市委市政府官方微信平台发布的这份纳税名单,张艺兴、杨幂、景甜、刘涛、靳东等艺人工作室纳税金额被披露出来,其中,张艺兴、杨幂、景甜是2018年度东阳市纳税最多的三名艺人,前三名总纳税额约4510万元。

  根据这份名单,东阳横店张艺兴影视工作室2018年度纳税1913.62万元,在东阳市纳税百强中排名第88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张艺兴工作室是当地纳税额度最高的艺人工作室。东阳横店杨幂影视工作室在2018年度纳税1553.33万元,全市排第106名,东阳横店景甜影视文化工作室纳税1043.73万元,全市排名第156名。

  除了前三名以外,包括华晨宇、迪丽热巴在内的一些明星旗下艺人工作室也上了这份榜单,华晨宇纳税792.3万元、迪丽热巴纳税666万元、鹿晗纳税634.55万元、秦俊杰纳税567.12万元、刘涛纳税548.27万元、靳东纳税533.19万元。

  明星纳税一方面是依法合规经营的表现,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明星的吸金能力,是明星整年度业务表现的重要佐证之一。值得注意的是,同样是红极一时的“归国四子”,张艺兴旗下公司缴税金额是鹿晗的大约三倍左右。

  这次张艺兴高居纳税榜首也被盖章认证为艺人“劳模”,但2018年张艺兴的影视作品并不算多,主演的《黄金瞳》尚未播出,被认为是演技转型之作的电影《一出好戏》业内人士表示酬劳也不高,另外就是客串了两部剧,并非主角。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查阅了2017年东阳市公布的纳税百强企业名单发现,2017年并没有明星工作室单独上榜。

  记者还注意到,除了明星工作室,影视公司的身影也颇为显眼。在“纳税十强企业”中,华谊以约3.26亿元的纳税额位居第五。东阳正午阳光以约1.288亿元的纳税额位居第九。

  去年,范冰冰因“阴阳合同”和纳税问题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整个影视圈的大地震,范冰冰本人也因为税务问题消失了4个月,最终在国庆假期缴纳8.84亿罚款后现身并致歉。

  范冰冰想要复出困难重重,整个影视圈也加大力度实施整顿,众多明星开始纷纷注销皮包公司和主动进行补税。

  2018年10月,国税总局下发的通知要求,从10月10日起,各地税务机关要通知本地区影视制作公司、经纪公司、演艺公司、明星工作室等影视行业企业和高收入影视从业人员,根据税收征管法及其实施细则相关规定,对2016年以来的申报纳税情况进行自查自纠。

  补税工作将分为四个阶段推进:第一阶段为自查自纠阶段,于2018年12月30日截止,需补缴费用和滞纳金;第二个阶段约谈补税工作室需要在2018年12月15日前完成;第三个阶段,税务上门辅导、检查,于2019年1月起至2019年3月截止,需补缴费用、滞纳金和罚款;第四个阶段为重点检查和税务抽查,于2019年3月起至2019年6月止,需补缴费用、滞纳金和罚款,可能会涉及刑事处罚。

  另外,根据《通知》要求,工作室需要按2016至2018年三年总收入的70%(最少)按个人劳务计算税款。总体来说,工作室补缴税款需要按工作室总收入的20%左右计算。

  2019年1月22日,据新华社报道,自2018年10月开展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工作以来,截至2018年底,影视行业纳税人自查申报税款117.47亿元,已入库115.53亿元。

  另外,据腾讯《娱乐一线》报道,去年已陆续有横店影视工作室收到国家税务总局东阳市税务局的税务事项通知书,将自2018年6月30日起终止该单位定期定额征收方式,征收方式将改为查账征收。

  有业内人士分析,如果按查账征收,其中6%是增值税,35%是个税,再加上其它附加税,总体税率大概在收入的42%左右。

  2018年11月底,中国电视剧编剧委员会会长刘和平发文称,在与国家税务总局领导沟通后确认,“国家对影视行业的扶持政策不变”。其中针对编剧行业的补税方案已经有了明确答复:“按2002年国税字52号文件缴纳16%税款,未足16%补足即可。”

  但是明星工作室就没那么“好运”了。随着影视行业税收征管的加强,影视明星纷纷撤离,据央视新闻报道,自去年6月到10月,有超过100家霍尔果斯的影视公司申请注销,其中包括冯小刚、徐静蕾等多位知名艺人担任法人和持股的企业。《伊犁日报》仅2018年8月27日一天就刊登了25则注销公告。

  对于明星工作室而言,核定征收的方式,改为查账征收,明星就没法再通过成立工作室逃税了。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刑事部主任、高级合伙人律师易胜华向记者解释:“明星开工作室,用的是个体户营业执照。个体户的名义来纳税,税点就相对较低,公司名义的税点相对较高。”另一位业内人士透露,“通过工作室的运作,缴纳增值税、附加税、个人所得税三项加起来都不到10%”,实际上,这种缴税方式并未按照明星实际片酬收入交税。“避税手法钻了税法的漏洞,从来没有合理避税,一切的避税手段都是逃税,一切的逃税手段都是违法的”,易胜华称。

  那么从纳税榜单上看,是不是纳税越多上榜排位就越高呢,易胜华认为:“理论上是这样,但不排除例外的情况,比如明星采取避税的手段,或者没有及时申报个人收入情况,而申报的明星,也不排除只申报了一部分。但不管怎么说,可以看到通过这次税务机关大力整治的行动,明星们意识到纳税的重要性,这是可喜的进步。”

  “通过税收杠杆减少明星的收入,让收入回归到合理的状态,征下来的税收可以用作社会的福利,补贴贫困人口,制作公益项目等,这才是合理的制度”,www.f68744.com易胜华表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赚到钱以后,王某虎购置了高级轿车、名牌服饰,出手阔绰,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大老板”,在“圈内”渐渐有了“名气”,很多假发票贩子纷纷加入其团伙。

  为此,武汉市专门成立了一个“马彩办”专班,研究赛马赛事规则和一揽子可行性方案,香港赛马会开奖结果网,副市长刘顺妮亲自坐镇。

  齐达内(ZINEDINE ZIDANE)已经证实,今年夏天将对皇家马德里队的阵容进行大的革新和修补,阿扎尔(Eden Hazard)和德克兰·里斯(Declan Rice)只有其中的两个转会目标。

  之所以孙安佐会进入崇右影艺科大,是因为表演艺术学院的院长舒宗浩和孙鹏夫妇是多年朋友,看着孙安佐长大,孙鹏主动提出希望能让孙安佐到崇右随班附读。对此,公关室主任江育铨透露:”他必须先回来随班附读取得高中同等学历,等到年满22岁才能报考大学。“至于会不会担心学生、家长抗议?江育铨说:”同学之间还满支持的,都很愿意给机会。“不过随班附读毕竟不是正式学生,若未来孙安佐年满22,确定要报考该校,江育铨表示:”我们到时候会再做正式评估。“这期间学校也会安排校园反暴力的公益活动让孙安佐参加。